私募分羹文化产业:网络网游动漫是热门

“流落于民间市场的短期见效或长期高回报的项目十分稀缺,上市更是条件不足,投资者普遍不关注年收入在几十万元水平的项目。”

九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金融支持文化产业振兴和发展繁荣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指出,适当放宽准入条件,鼓励风险投资基金、私募股权基金等风险偏好型投资者积极进入处于初创阶段、市场前景广阔的新兴文化业态。这意味着,随着文化产业投资日趋多元化,私募股权基金有机会在该领域分得一杯羹。

不缺资金缺项目

清科集团一位分析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尽管文化产业投资发展空间较大,但多数投行投资文化产业,是为了企业的战略布局。”

事实上,世界著名的像凯雷、KA2、黑石、贝恩等有实力的私募股权基金都已纷纷进入中国市场,同时,中国也在大力发展私募股权基金,这对创意产业的融资无疑是利好消息。

但由于文化产业利润产出的特殊性,很多投资者对投资文化产业仍显踌躇,对好项目的挖掘能力依然是投行投资文化产业的阻力之一。“鉴于目前的文化管理体制和历史原因,在当今的文化产业领域,即便募集了足够大的资金,也未必能够捕捉到好的投资机会,因此,很难实现西方杠杆收购的成线、联片发展策略”,建银国际某分析师认为,“流落于民间市场的短期见效或长期高回报的项目十分稀缺,上市更是条件不足,投资者普遍不关注年收入在几十万元水平的项目。”

私募股权投资作为一种金融工具,被寄望于在文化产业投资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北京大华传媒总裁李文韬表示,私募股权投资需要规范发展,才会有生命力。行业资源、人才、募资渠道和平台,缺一不可,投资文化产业不能简单地看项目好不好,而是要看资源整合后好不好。

IDG全球常务副总裁兼亚太区总裁、IDG资本的创始合伙人熊晓鸽,在投资文化创意全产业上看好跨界互动项目。近几年,熊晓鸽利用不同媒介合作的方式,整合了IDG旗下投资的平面杂志《时尚》、YOKA网等多重资源,从而创造了一种无缝化连接的商业模式。他认为,让资金借力发力的跨界合作会在加强各个品牌附加值的同时,逐渐形成为一种新的商业模式,而这种模式也将成为投资文化产业的一种趋势。

与其他文化行业相比,电影行业的投资风险相对较大,首先一个原因是该领域市场太小。熊晓鸽表示,目前在中国只有5000块电影屏幕,数量只是美国的1/10。以现在每天“两块”的增加速度,达到美国现在的规模还需60多年。

其次,资金太多也会造成风险。在市场上,资本的影响力越来越强,因此也有越来越多的钱都投向电影,熊晓鸽认为:“资金多的时候很容易一拍脑袋就往里投资,但大多数人是不懂的,一旦电影不卖座,很可能颗粒无收。”

但就中国的市场而言,电影行业的潜在市场最大。“电影是时尚用品和文化消费的最大市场,更是加工的最大市场,但目前我们的文化附加值非常低。”熊晓鸽的策略是与知名的导演或团队合作,增加品牌效应;另一方面,在熊晓鸽的投资思路中,他依旧看好那些具备良好商业模式的、有创造力的、以及有品牌附加值的内容、平台和团队。

文化产业短期难现泡沫

“是产业决定了一切”,熊晓鸽认为,“在解决了温饱问题之后,人们需要让生活更有品位,而提高这种精神气质和软实力的需要,就是文化创意产业的巨大机会。”

然而,文化产业的原创性一直是其持续发展的瓶颈。投资文化产业,持续的内容创造力也对投资价值具有重要影响。中国工商银行总行投行部首席股本专家段文卫表示,对于文化产业而言,需要原创,但同时要想办法让原始投资团队获得收益。

也有专家认为,如果国内的投资者欲进行文化产业领域的“私募股权投资”,必须组织足够强大的高级顾问团队。建银国际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执行总裁杨弘伟就曾表示,强大的顾问团队对项目的筛选、储备、谈判的质量,以及对项目的执行或者退出的质量和效益,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业内人士认为,随着《意见》的出台,或许会在政策层面上激励私募基金对文化产业的投资力度,在文化产业原创的环节得到市场资金的反哺。

在投资文化产业的项目选择方面,清科集团分析人士称:“事实上,对文化产业的投资一直在进行,但项目较少,基本上都是涵盖在某一大类项目中,今后,热门的投资行业应该是互联网、新媒体、网游、动漫等,而影视方面目前来看比较少。”

多数专家认为,短时间内文化产业出现泡沫的可能性不大。“目前,我国文化产业的发展还处于起步阶段,另外,上市公司的数量也比较少”,一位专家对记者表示,“一旦建立了类似私募股权基金的企业,就不能因为经济周期的波动而束手无策,这就关系到市场容量、跨行业跨区域与跨国发展的问题,以及与之配套的金融与外汇管制等问题。”

他进一步认为,如果缺乏避险的措施,以及发达的产权交易市场,参与文化产业资产买卖的投资机构将因资产价格的下跌而难以出逃,利用买卖公司获取投资回报的目的就要落空,私募股权基金就可能进入清算程序。文化产业投资的大繁荣必定需要大的资金供求市场作支持,而过于刻板的银行管理体制和文化产业初期有限的国内市场将使大型私募股权投资前无出路,后无援兵,要想改变这种发育不良的初级市场,就需要完善体制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