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约黄昏后

鱼约黄昏后

时间:2020年05月30日 10:09

天气:27-33℃,雷阵雨

钓场:漠阳江()

饵料:蓝鲫,江湖猎人固鲮非,葯膳诱,蚯蚓

线组:4+大马力线,8+大马力线

钩型:伊势尼3号,伊势尼15号

在不经意间时间顺着指间的缝隙,擦过耳根的轻风一样带到了五月底,夏意浓浓!南国佳果荔枝、黄皮、三华李陆续上市,田野里、山峦上、江河畔覆盖着绿色的厚毛毯,此起彼落的鸟鸣穿梭于村落。这样的好时光,当然去钓鱼啦!

可是天公不作美,基本每天午后都是一场雷雨加阵雨下四个小时。今天四点半雨停了,开着摩托车带女儿到家附近的河岸看下风景,顺便看看河道水文情况。预备晚上趁雨后水浑打劫黄军去,要作案肯定得了解一下情况嘛,顺便遛娃一举两得。

小时候经常来的两河交汇处改造成景观平台,两岸砌筑了河堤围栏,虽然整洁美观了,但也因此一些鱼类丧失了河岸的栖息繁育场所。

鸡蛋花和紫薇花,女儿见到花就开心的唱歌,童年一点点的事物就能给她10分的欢愉。

吃饱晚饭,和爸妈打了报告出发去钓点,离家只有1.5公里,摩托车出行。

到达目的地七点了,已经有一个钓友在我老位置甩了两条蚯蚓竿钓黄骨鱼(家乡多数称水黄蜂)。询问得知鱼口不错,钓友已经得了七条,既然鱼情不错还等啥?新娘子都在洞房招手了。

回来才发觉烂手机夜间拍照奇差,像ps过度的恐怖片

雨后皎洁的半月身旁飘渺的薄云掠过,美丽而且诗意。可这烂手机拍出来,硬是看起来像手电。

下了两根竿,3.9、4.5米各一,挨着钓友下。一来有个伴,虽然是很熟悉的钓点但夜钓还是有伴安全点,而且我还穿上了雨鞋。

抛开前戏,不要那些磨磨蹭蹭的就是不进去的伎俩,首竿下水一分钟,黑漂收获黄军一条。这时我又想起了一贯钓鱼的定律:开竿鱼过早,整天收获不好。没办法,不迷信的人却惴惴不安这种常常遇到的概率,就好比恋爱时小心翼翼不要让她生气,可最后她还是气嘟嘟的,都不明白怎么回事!唉!

陆续也有口,就是提竿没有鱼,而且浮漂的跳动规律也开始飘忽不像水黄蜂咬钩。隔壁钓友也没再上鱼,遇到和我一样的情况。他说那七条全部都是六点到七点钓到的。看来我错过了集结号!

钓友八点收杆回家,我坚持到了十点,一共收获三条黄军。

个头不大基本都是一两多。今天早上煲粥女儿一个人消灭掉了,我都不舍得吃。

今天早上要出广州了,却早早醒来,看离出发时间还有四个小时,去抽两个钟头吧,去到外面就要忙得连轴转了。

到了老钓点桥下,开蓝鲫药膳固鲮非搓饵。之后一个小时就像我手里拿着大袋的美味糖果,一群孩子围着我不停抢夺,奶非闹窝啊饵料都到不了底。

钓点周边环境

左边两个钓友怕晒,钓桥底深水,结果走水严重而且一口都没。

奶非

车祸奶非

收杆吧,手瘾是够了,鱼获却达不到带回家的身材。最后一竿居然没有小鱼咬,饵料下底不久后直接黑漂。心头暗喜,以为临收尾中大货补偿我。没料到,这次撩上来的居然是黄军,不是女神。

三两多的黄军,可以走T台的身材。

我对鱼获的清淡早习以为常,生活的负担使能到水边坐坐已经成为奢侈的时间消费,机会显得弥加珍贵。天有晴雨,人有潮起潮落,钓于江湖,融于众生,平和而带积极的心态,方能过得更美好。

湿苞菠萝蜜,非常清甜,家里的有机种植,多到吃不完,送亲朋邮费比菠萝蜜价值高出两倍,宁愿烂了掉地下,物贱伤农啊,好在家里不是搞这个种植行业。